大型银行将赢得金融科技革命

大型银行将赢得金融科技革命

最近埃森哲报告说,“金融科技——谁取消了变革吗?”

这个问题是在金融科技创业公司成立数量减少之后。

报告指出金融科技创业公司改变市场架构、大幅度改善产品、替代现有金融公司的承诺还没有实现。

根据图一,几年稳定增长后,美国和欧洲金融科技创业公司的数量从2015年开始急速减少。

Atlas提供的图表1:金融科技创业公司将何去何从?

大型银行将赢得金融科技革命

埃森哲报告遗漏了一个关键点。金融科技变革还没有取消,只是被指派。曾经旨在变革大型金融公司的初创企业开始与它们合作。许多金融科技创业公司以传统公司为主要投资者或者直接被收购。创业公司成立速度下降,因为一些技术创新转而在内部进行。

大型金融机构的官僚作风和习惯自然会拉低金融科技变革的速度。不过最终金融科技变革中的指派不会消除其影响力。金融科技会像承诺的那样变革金融价值链。大型现存金融公司会继续控制行业内大量价值,但是价值链的架构和这些公司竞争的方式会大变。

变革会如何呈现:改变大型银行竞争方式

金融业很多领导者已经理解了新的竞争环境。彭博社最近采访瑞银CEO Sergio Ermotti:

“我完全相信银行业的战场不是前端,而是后端。金融服务业还没有开发全面价值链共享的原因难以理解”。

金融机构曾经把研究和执行与后端工作整合在一起,比如数据采集模块化和外包。大部分价值来源于交易的执行,所以所有后端工作的目的是鼓励更多交易。新技术已经开始变革价值链,MiFID II等法规将通过把服务捆绑在客户一侧来进一步增加价值捕捉的难度。

变革将在后端爆发,随着执行和其他服务越来越商品化,金融机构竞争将围绕基础设施和技术能力。机器人顾问已经获得超多媒体关注,但是未来属于机器人分析师。利用金融科技合作关系,把数据采集后端基础设施、分析和机器人语言学习整合到研究部门的财富经理将控制新的结合点。

摩根士丹利从价值链转变中获利的速度尤其迅速。我们的文章“未来的财富管理及摩根士丹利的280亿美元机遇”(The Future of Wealth Management and Morgan Stanley’s $28 Billion Opportunity)中引用了这个银行的潜在价值创造。文章发布后的15个月,银行财富管理部门的良好表现帮助银行盈利率增加到危机后的高点,使股价上扬72%,市值增加330亿美元,甚至超出我们最好的预期。

变革不会呈现什么形式

几年前,金融科技创业公司梦想控制价值链,强调技术因素,同时低估金融元素。他们是创新者,大型金融机构已经达到变革的条件。不妨看看LendingClub前首席执行官Renaud Laplanche在2015年年初的采访。这里是我们最喜欢的内容:

问:12月的IPO之后,似乎85亿美元的估值表明LendingClub更多的是技术型公司。

答:我认为这些估值更常见于技术型公司,因为技术支撑的公司往往发展更快,估值主要依赖于收益和利润增长。值得一提的是,没有哪家银行的年增长率达到100%。

现在Laplanche因为伪造贷款数据的流言而不在其位,LendingClub的收益增长已经停止,公司估值不到25亿美元。

LendingClub经历了相当艰难的时期,但是过去几年很多其他金融科技公司已经知道硅谷格言“快速行动,破除陈规”并不那么适合金融业。

关于处理人们的资金,金融科技创业公司一头撞向并不影响硅谷的复杂合规、责任和信誉问题。金融业的这些问题更加复杂,而且可能让LendingClub这样的公司破产。

同时,大型金融机构已经积累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复杂问题处理能力。即使有时出现错误,就像富国银行(WFC,Wells Fargo)的假账户丑闻,可是他们还有大规模的法律团队、数亿美元的广告预算,以及也许很重要并难以复制的长期客户关系,这些都可以帮他们抵消这些影响。

更不用提更低的资本成本,仅仅这些优势就使金融机构比其他行业更难变革。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一些金融科技公司从惨痛的经历中吸取教训,更多创业公司似乎渴望与现有公司合作,而不是竞争。

为何变革将继续进行指派

目前金融科技公司通常发现现有金融机构愿意合作。2017年上半年企业投资者参加了20%的金融科技风险投资交易。顶级美国银行,比如花旗、高盛和摩根大通的投资组合中有数十个金融科技项目。金融机构收购的金融科技公司数量超过了IPO数量。

对于大型金融机构,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是简单的事。你不仅将潜在竞争者变成合作方,还获得大型机构很难取得的技术解决方案。

这些解决方案可以立刻影响其基础。最近调研了70家英国金融服务商,发现87%的公司通过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降低了成本,同时收益增加了54%。

官僚流程复杂、员工成百上千的大型金融机构往往在创新方面有困难。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关系和收购可以让现有企业外包大部分创新流程,同时保证所有客户的利益。

财富管理很便宜

尽管过去一年运营良好,大型财富管理公司还是比其他金融业便宜。图2是对比企业价值和投入资本的资本回报率(ROIC)的回归分析,选用了100个金融业市值最大的公司。

New Constructs, LLC提供的图表2:金融业的回归分析

大型银行将赢得金融科技革命

图表3是对比回归分析中隐含价值的全球最大财富管理公司的实际价值

大型银行将赢得金融科技革命

New Constructs, LLC提供的图表3:顶级财富管理公司的实际价值Vs隐含价值

上面九家上市公司都属于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十家资产管理公司(第十名是私营公司Fidelity)。根据ROIC,九个中的七个交易量低于隐含价值。

我们不是唯一看到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价值的人。在利用认股权证购买美国银行(BAC)股票之后,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BAC和WFC最大股东、纽约梅隆银行(BK)第二大股东、高盛第五大股东。沃伦·巴菲特在该行业看到很多机遇,认为可以将四分之一的投资组合投入这里。

重要的是,交易量高于隐含价值的两家公司是纯粹的财富管理公司,尽管价值被低估的公司都有不少的投资银行业务。市场也许会慢慢认识到这些公司将焦点转移到财富管理的机遇。Ermotti描述瑞银“实际上是全球最贵的投资银行和最便宜的资产管理公司”。

图表3支持Ermotti的声明。瑞银是顶级财富管理公司中最便宜的,估值给隐含价值打了个5.3折。它还是图表3中唯一获得非常有吸引力列表的。强大的基础、便宜的估值、Ermotti提出的清晰的未来愿景使我们把瑞银放在顶级财富管理公司的第一位。

不过,在金融科技变革的现阶段,没人可以确定的说哪个大型银行会是赢家。唯一清楚的是机遇。成功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改善后端能力的传统金融机构会节省成本,扩大市场份额,捕捉大量价值,给股东带来长远利益。

原创文章,作者:宁采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tejie.net/732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server#bitejie.net
[#换成@],谢谢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