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不单行!“双杀” 赵长鹏 VS 杜均,数字货币交易所之痛

2018 年3月7日,注定会被很多数字货币投资者记住!这一天中国两大数字货币交易所被“双杀”。

而事件的两位主角分别是币安创始人的赵长鹏和火币的联合创始人的杜均。二个人跟商量好似的,分别承担了这一天的上半场和下半场的话题。难兄难弟,二人从此不再孤独。

01_meitu_1

3月7日这天早上,一篇名为《庄家杜均》的文章在朋友圈迅速传播开来。这篇长达万字的文章中,作者主要指出了杜均利用交易所、媒体、大V身份进行做庄。揭开了火币神秘面纱的一角。瞬时舆论将这家大交易所和它的创始人杜均推到了风口浪尖。

然而更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而且更“精彩”的故事竟然在深夜上演。世界第二大交易所所控制的“币安 Binance 交易所”被黑客攻击。很多在币安上炒币的用户发现自己的账户被盗。这件事情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爆炸,顿时惊动了整个区块链圈。也让福布斯数字货币富豪榜第三名币安网的创始人赵长鹏不经意间上了头条。

是天意也罢,是人祸也罢。两家大型数字货币交易所都相继被负面新闻曝光虽看似偶然,但在内参君看来实则必然。

数字货币交易所

无监管下的野蛮生长

2011年6月9日,中国第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诞生。商人出生的杨林科嗅到了商机——收取交易手续费,他拉上黄笑宇,投入了几万块钱,搭建出一个交易平台,取名为“比特币中国”。

2013年3月,历经几次创业失败的清华高材生李林进入这个领域,创立火币网。2013年6月,连续创业者徐明星带领Okcoin币行上线,并在当年年底完成了国内比特币领域的最大额的A轮融资6000万美金。

这时,可以说是数字货币的第一个高潮期,仿佛一夜之间诞生了几十几家交易平台。

而比特币价格剧烈波动,影响着比特币中国。2013年12月5日,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文否定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并要求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支持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转帐和提现,比特币价格应声大跌60%。

2014年3月的一天,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门头沟(Mt.Gox)”被盗事件的报道铺天盖地,将比特币玩家们再一次推到了绝望的边缘。

2015年年底,比特币市场开始回暖,以以太坊等为代表的底层技术区块链项目开始探索;2016年至2017年,数字货币以及ICO如雨后春笋,推动着比特币以太币等数币货币暴涨。

因为ICO的持续火爆,ICO365、币众筹、云币网、ICOAGE、Allcoin等ICO平台助推数字货币交易。

2017年7月以前,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ion是中国最为知名的三大数字货币交易所。

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禁止ICO的同时,将为虚拟货币提供交易、兑换、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也列为禁止项。

紧接着,国内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陆续被“约谈”。随后,比特币中国首先发出停止交易的公告,随后OKcion、火币等交易平台也发出公告,称将立即停止人民币充值业务,陆续关闭交易平台。

1月29日,比特币中国官方发布消息: BTCC作为全球运营历史悠久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今日正式宣布被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

而OKcion、火币等数字货币交易所为了继续开展交易业务,都纷纷出海、开展场外交易等方式,与监管玩着猫鼠游戏。

经过了监管打压的国内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通过“出海”等方式,极大加快了发展速度。用户数量、交易规模、上币费用及速度,均提高了不止一个台阶。同时,因为国内政策的收紧,这些交易平台在与监管的博弈中探寻出更多样的发展路径,以种种“打擦边球”的方式,继续着在这个以“去中心化”为口号的世界中的中心化交易所功能。

尽管各国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监管越趋严格,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另辟蹊径,依旧是各方资金关注的焦点。在资金的推动下,许多平台的发展堪称“神速”。

更令人难以想象和置信的是,如今交易量稳居全球前三,盈利如此丰厚的币安,成立仅半年之久。

02_meitu_3

我们再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两位主角上。

正如文章中所讲的那样。杜均2013年下半年从腾讯辞职,与李林等人联合创立数字货币交易所——火币网。杜均的职务是火币网首席营销官(CMO)。火币网在2013年底上线。立即打出了“免交易手续费”的旗号,很快平台很快一跃而起。只不过,等到火币网发展壮大、杜均退出直接管理隐居幕后时,它随即连同国内几大交易所重新开始收取手续费,甚至开始向项目收取巨额的ICO“上币费”。

火币网上线一年多之后,杜均退出火币网管理层,创办了区块链代币媒体“金色财经”,又顺势募集了自己的基金“节点资本”。从某种意义上说,金色财经和节点资本相当于火币网的衍生产品,三者共同织就了一张覆盖整个ICO链条的网络。

其实,杜均 “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早已让很多圈内人诟病。倘若以金融市场的角度看待数字货币交易,他的角色简直不可思议。

杜均所谓的“产业布局”也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实际上相当于将券商、交易所和媒体,由一人或者同一利益方全权掌握。三个市场角色之间没有任何隔离和第三方监督,同时又因为数字货币没有被承认为法定货币,或不适用于现有金融监管条例,这使得杜均和他的“产业布局”,在操纵项目ICO全程,以及“上市”后的币价走势上,简直轻而易举。

在《庄家杜均》发布之后,仅半天,杜均便不得不进行了正面的回应。杜均说他一觉醒来,就完成了上头条的梦想,还是在两会期间。

03_meitu_5

虽然杜均对《庄家杜均》中这顶庄家的帽子,以及其中描述的种种手法,他并没有承认或否认,只是用了一句“本来觉得一些事情不用我过多解释,圈内人也都能明辨。”但看到三家和他有密切关联的公司,如果他说和他没有关系,那肯定是很难服众的。

04_meitu_7

我们再来看看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相比杜均的低调,他最近似乎高调了许多。

此次币安被黑客攻击颇具戏剧性。昨晚有不少用户发现自己币安账户中持有的各种各样的代币、数字货币被市价即时币币交易成了 BTC。因为大量代币被市价抛售,导致绝大部分币种开始下跌。

而黑客操纵的账号在1小时内用1万个比特币拉爆了VIA。从 22 点 50 分的 0.000225 美元直接拉升 100 倍到 0.025 美元,拉爆 110 倍!整个过程中,黑客一共消耗了约 10000 个比特币。

此时,币安已经注意到了异常情况,为了防止黑客提币,暂停了币安平台上所有的提币行为,这样一来黑客即便是想通过 100 倍拉升套现,也无法提币。

币安CEO赵长鹏随后在推特上发文称,交易活动和一些账户出现异常,可能受到钓鱼威胁,但“所有的资金都是安全的。”

05_meitu_9

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币安的安全防护已经到位,黑客没有办法提币离场?所有人都想错了,因为在这场攻击中黑客压根就没想提币离场,一场宏大的收割计划其实早就结束了。

他们来了一出“声东击西”,攻击币安,但最大的利润并不从币安上获取。而是来自于:之前在全世界各个交易所上早就挂出的“数字货币和代币做空单”。

黑客选择的是将利用币安这个大的中心化交易所的信息背书,通过币安来影响其他交易所。大量空单分散在成百上千家交易所,根本无从查起。

06_meitu_11

值得一提的是,币安在公告中称,“仍有部分用户因自己的账号被钓鱼者偷盗,并已把BTC买成VIA或其他币,但由于这些交易对手方不是黑客账号,Binance无法回滚交易。”言下之意,就是被黑客盗走的比特币,因为已经兑换称了其他币种,造成的损失由投资者自行承担。

此次币安交易所被黑客攻击无疑给了技术出身的赵长鹏一个响亮的耳光。

07_meitu_13

似乎李笑来早有预见。因为在很多圈内人士看来,野蛮生长的中心化交易所一直存在这样的交易风险,发生这种事情也是早晚的事儿。

一个个血淋淋的事实

交易所乱象隐藏大患

无论是火币还是币安,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才刚刚开始。他们也仅仅是数字交易所现实写照的一个缩影。而且类似的事情发生也屡见不鲜。我们先一起来看看!

08_meitu_14

2018年2月,意大利加密货币交易所BitGrail宣布其价值1.7亿美元的Nano币被盗,BitGrail创始人拒绝赔偿用户损失。

2018年1月,日本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之一Coincheck遭黑客攻击,5.3亿美金被盗。

2017年12月,斯洛文尼亚加密挖矿网站 Nicehash被盗约4700个比特币,价值约6200万美元。

2017年6月,韩国最大交易所Bithumb被盗数十亿韩元,三万用户信息被泄露。

2016年8月,Bitfinex遭黑客攻击,约12万BTC被盗,损失达7500万美元。

2016年5月,香港数字货币交易所Gatecoin遭黑客攻击 损失约200万美元。

2016年1月,交易所Cryptsy称其被攻击, 1.3万BTC以及30万LTC被盗,损失达600万美元,随后该交易所关闭并且再也没重启。

2015年2月14日,国内山寨币交易平台比特儿宣布被盗7170个BTC。

2015年2月3日,台湾主要比特币交所之一的Yes-BTC爆出被盗、挤兑甚至倒闭的传闻,随后YES-BTC宣布关站,董事长何兆翼也不知去向。

2015年1月,全球知名的数字货币交易所Bitstamp被盗1.9万枚比特币。

2014年3月,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Poloniex被盗,损失12.3%的比特币。

2014年3月,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Poloniex被盗,损失12.3%的比特币。

2014年2月,曾经世界第一的日本交易所Mt.Gox,导致其最终被迫宣布破产

2011年和2014年,曾经世界第一的日本交易所Mt.Gox两次被盗,损失高达3.5亿美元,不少受害者今天还在索赔。

2013年11月10日,澳大利亚Tradefortress比特币银行被盗,丢失4100个比特币。

一个个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当事情发生时,投资人的利益根本无法保证。

其实,从用户需求的角度,交易所是不是用区块链,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都不是核心,核心是交易体验和资金安全。

在毫无监管之下,这种中心化的交易所真的安全吗?仅靠一个公司的能力能做好自律吗?

不仅如此,数字资产交易所野蛮生长所带来的各种乱象也是很多人长期诟病的地方,比如:“看钱上项目” “上下通吃” “营私舞弊” “缺乏监管”等等。

目前数字资产交易所“上下通吃”,一方面代币发行方在进交易所之前,需要缴纳一笔“上币费”,另一方面,投资者买入卖出交易也需要缴纳一定比例的手续费。

其次,项目要在平台上线需要一定费用,这部分费用弹性空间较大。 一般特別火爆的项目,各平台会抢着上,基本不收费;一般性项目,收100万~500万不等,或者代币总量的1%~5%;如果是自家一个生态圈的就象征性收一些。

除了交易手续费和代币上线费的常规盈利方式,“平台币”这一新玩法也是当前的热点,尽管平台“创新”出种种名义,但无法摆脱“变相ICO”的质疑。

而且最近,平台币的玩法又有了新的花样。目前很多货币交易所打着“改变‘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乱象”的幌子推出投票上币活动。有点像“百度广告的竞价排名”,上币权交给用户依旧不能筛选出优质项目。最终,市场的乱象或许并没有得到改善。

《庄家杜均》一文揭示数字货币交易中的做庄象。但在内参君看来,如果一个人坐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人联手坐庄。而且文中也提到,庄网自然不止杜均这一张,掌握着核心资源的大佬也不止杜均一个。除了投资机构,各地还出现了不少利益捆绑的圈内联盟,大庄外围形成了不少小庄。积累了大量资本的庄家们织成了无数纵横交错的网络,或是联合投资,或是暗自较量,结果就是核心资源牢牢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如此明目张胆的坐庄行为,在证券交易市好比刀尖上舔血,在币圈的“圈内人”看来却是一种护盘的保证。

究其根本,无非是一种跟庄心态在作祟。私募阶段的投资者能以较低的折扣拿到代币,对于公募后的散户有着巨大的成本优势。ICO之前的低价份额掌握在庄家和大户投资者手里承销,为了拿到份额,中小投资者们往往默认让庄家赚大头,自己喝汤。

很多人投资数字货币,其实说是投机更为准确。在无监管的形势下,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这种投资无疑于是赌博,恰似在刀尖上起舞。

09_meitu_15

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世界中,交易平台却扮演着一个“中心化”的角色。曾发生过的交易平台被盗事件,不仅使用户遭受严重损失,还会引发数字货币价格暴跌。此外,交易平台因为业务极不透明,往往会参与内幕交易,联合坐庄等操纵市场行为,其中的风险不容忽视。

更可怕的是,有的平台监守自盗。有业内人士向透露,某知名交易平台一方面通过在二级市场操纵价格获利;另一方面通过操纵杠杆交易获利,该平台可提供高达10倍的杠杆,而数字货币本身波动就极大,每日涨跌幅在20%左右很常见,而在币价波动时,该平台振幅明显大大高于其他平台,如此一来,用户极易爆仓,平台则可在杠杆交易中获得更丰厚的回报。

这些乱象是国内外很多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真实写照。

乱象丛生、监管缺失

数字货币交易所路在何方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约7000家,而很多监管还只是在路上或还没有出发。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平台太多,韭菜根本都不够用了。一个强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野蛮生长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似乎赵长鹏也开始意识到这点了。就是币安被黑客攻击的两天前,他在LinkedIn平台发文,讲述了他对加密货币与国家战略之间的关系的洞察。这也是自今年登上福布斯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后他的首次公开发言。

在全球各国都在加强对加密货币的监管的情况下,区块链早期创业者也在积极寻求与政府与主流市场的合作共赢。在赵长鹏看来,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成为市场主流只是时间问题。该技术对刺激一个国家的资金、人才、就业、政府税收、行业增长和国家影响力都有积极作用。他认为,各个国家应尽快拥抱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以期成为世界领先的未来经济体。

赵长鹏所表达的观点与马云在阿里巴巴发展早期提出的“电商对资金、人才、就业、政府税收、行业增长的促进”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赵长鹏本次对加密货币区块链技术的优势的提法仍然比较粗略,从电商的发展来看,未来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有必要有一个创业者和政府都可以接受的监管框架,只有在这样的一个框架下,加密货币的投资者、区块链的创业者才能真正让技术最大程度的造福社会,实现文中所说的积极作用。

而且巧合的是,就在昨天美国证监会(SEC)发布公告,宣称现在市面上所有被称为数字货币的交易所都并不能被国家金融法律定义为“交易所”,他们只是模拟了交易所的职能给用户提供了一个购买和交换数字货币的在线工具而已。他们违规的提供了许多ICO出来的数字货币,而且没有收到任何监管。这里包括一些带有存储数字货币资产功能的数字钱包在内,这些拥有数字资产金融功能的工具都没有做过政府的相关金融合规,SEC不会承认他们的合法性。SEC提出,一个被承认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必须与证券交易所做同样的合规,而且对政府和公众完全披露技术细节和财务风控原则,也应该预留可被审计的保证金。换句话说,如果现在美国的数字交易所需要做合规,唯一的可能就是与现有的金融交易所或者合规机构共同持牌并受监管。

同时SEC提出,会继续对有面对美国人的ICO,数字货币交易所,数字钱包等数字资产金融相关实体和个人进行深入调查。

其实摆在数字货币交易所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开发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但目前的技术还很难满足这个要求;另一条路就是国家监管介入,而且这也是目前唯一之路。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湖南商学院院长陈晓红带来7份提案,其中,区块链技术是她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她认为,区块链要监管好,更要利用好。

“现在是概念炒得多,也比较热。但是真正落地到实际(推广应用)的还很少。”陈晓红提出了关于促进区块链技术健康发展的五点建议:一是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提升监管水平;二是出台区块链技术与应用标准,规范相关技术与应用的发展;三是制定区块链技术及产业发展专项战略规划,推动区块链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国家战略相结合;四是推动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建设一批具有带动力的示范工程;五是推进国内外行业相互渗透与合作。

陈晓红认为,应该设立区块链统筹发展部门,引导建设国家级区块链联盟,提供区块链应用技术咨询培训等公共服务建设一批示范工程。

数字货币交易所之痛,是每个炒币人的痛,更是区块链发展之痛。希望监管政策早日出台,还投资者一个安全的投资环境。

来源:链内参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比特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tejie.net/news/117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