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能够阻挡,韭菜和区块链一起疯长

衡量一个话题是不是真的火,有两个硬指标:有没有段子手踊跃参与?有没有中国大妈火热入局?

中文互联网20余年,流派分野或许从来没有像今时今日这么泾渭分明过。

促成这种变化的,曾经风口上的共享经济没有成功,虚拟现实没有成功,人工智能没有成功,横空出世的区块链却带着所孵化的ICO概念,接过权杖,瞬间把这个江湖一分为二。

我大部分搞互联网从业的朋友,都主动把自己划分到一个叫做“古典互联网主义”的流派。一来,他们对汹涌而来的区块链从众潮流和情绪恐避不及;二来,有扎实的人文知识打底,群众运动这一套东西的前因后果,他们多少会有个预判。

但逐利而来的区块链疯狂信仰者们,内心多少对这部分保守主义者带点鄙夷的:鼠目寸光,缺乏格局,要知道,区块链可是要颠覆整个互联网生态的技术,BAT都岌岌可危,抓紧上车啊同志们。

真格基金徐小平率先吹响冲锋号,美籍华人薛老蛮趁势给区块链抬轿,对中文互联网圈而言,整个狗年春节,有资本大佬商业精英演艺明星多方相互站台背书的区块链,在凌晨不眠不休的微信群里炸了锅。

衡量一个话题是不是真的火,有两个硬指标:有没有段子手踊跃参与?有没有中国大妈火热入局?

目前看来,区块链的确符合全民热点话题的完美身形,段子够多,大妈能炒。你所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区块链垂直媒体一茬茬冒出,你所惊诧一篇吹捧抬轿的区块链软文报价数万,却只有区区200点击,你所感叹一家成立不到一个月专注区块链领域的新门户能估值过亿,但其发布的资讯里,居然有并不存在的“马歇尔共和国”将发行法定加密货币的新闻。你更没想到,连堂堂人民网几次义正词严企图给区块链定调之后,都欣然入局上线区块链频道,生怕搭不上这趟开往未来的公车。

疯狂吗?不不不,天空飘来六个字:那都不是事儿。那是——你并不了解过往这块土地上另一些性质相同却更为疯狂的事情。

喜欢装作外国朋友口吻的中国媒体人,在这一点上记忆力却分毫不差。前几日一篇以英国的《自然》杂志名义的文章,帮忙梳理了下。文章称,这种狂热的群体行为,比起上世纪初“义和团”运动,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篇并没有在出现在3月1日《自然》杂志上的杜撰文章,最后一段模拟出来的口吻惟妙惟肖:

“区块链是伟大的思想和技术革命,但是我们发现,像以往一样,目前世界上存在着两种‘区块链’,一种在技术天才们的头脑里,另一种,在中国人的微信群里。”

还得是凌晨3点不睡觉24小时轮轴转的那种微信群,所谓“币圈一日,人间十年”嘛。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韭菜和区块链一起疯长

当然,《自然》杂志也不是没有给区块链技术点赞,比如2017年5月那期的一篇文章,就指出沃尔玛正在使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粮食浪费和环境保护问题,而IBM的区块链技术部门则一再告诫媒体“区块链并非万能的”之后,仍然致力于利用区块链的信任模块来解决全球饥饿问题。

他们是不是笨啊?居然不知道区块链还可以拿来发行代币和低买高卖?在中国,连一个普通的保洁阿姨都知道“区块链炒币趋势不可阻挡”了。

言归正传,情绪归情绪,一个新技术的热潮,不必尽信高捧,也不用完全妖魔,就像我的朋友壹号资本合伙人张建春,在朋友圈里引用了新生代靶子老时代精英许知远老师这本几乎十年前出版的《醒来》里写的:

“1998年的夏天,北京的空气里充斥蠢蠢欲动的气息。我突然发现,北大东门曾经拥挤了文学青年的咖啡馆里,时髦男女频率最高的谈话是‘我做一个网站’。新浪、网易、搜狐这样的名字变得如东风汽车、长虹彩电一样出名。人们说起 pageview、VC、 CEO、 天使投资 、dot-com这样的名词,就像说油条、豆浆一样娴熟。

据说那时的中国上空到处飘荡着美元与港币,只要一份漂亮的商业计划书,就可以分一杯羹。很多人不是马克·安德森那样的技术天才,也不可能一夜暴富,但是,谁都不想错过这股潮流。像所有昙花一现的明星一样,这些年轻人肯定在机敏或野心上天赋异秉,但更重要的是,他们被一股无法言说的潮流(中国人对于财富、技术、全球化与绽放的青春的饥渴感)一下子推到历史的前沿,连他们自己都吃惊于迅速获得的一切。”

他顺手给这两段话做了个补注:让整个创投圈无比焦虑的区块链和20年前的.com运动有本质区别吗?历史的衍进都像是循环往复,只是技术的力量今非昔比。

所以,顺势重要,自知自洽自律自省难免也重要。关于如今区块链在中国的大势头,汝为刀俎,还是洪波口中所需要被致敬的韭菜?大可照照镜子掂量掂量。

关于区块链金融和币圈里那部分水下的秘密,Pingwest前些天冒着给作者请保镖风险所发布的《庄家杜均》里,已经描摹得足够清楚。

至于另一波欣然站在“古典互联网主义”对立面的区块链疯狂跃进者们——也就是所谓的币圈操盘者,未来属不属于他们还不好说,但“超现实主义”的名头,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本文系橄榄社原创,转载请注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比特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tejie.net/news/177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