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将停止中美贸易战争?

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将停止中美贸易战争?

Pindar Wong是VeriFi(香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也是CoinDesk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作为互联网的先驱,Wong于1993年在香港创办了第一家有执照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接下来的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共识杂志(Consensus Magazine)》上,主要针对于CoinDesk的2018年共识杂志的与会者。

在当下制裁的、针锋相对的关税和迫在眉睫的贸易战争的紧张氛围的笼罩下,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上个月在中国的海南岛上为世界贸易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辩护,其要让全球化“站”起来。

习近平书记的立场是值得称赞的。

“技术融合”将会极大地改变制造业的世界,并在此过程中新型的体制可能会代替现有的国际贸易体制。人们现在也开始关注各种各样新型的应用:3D打印、物联网(IoT)设备在运输和物流方面的应用、人工智能、机器化学习等。

区块链技术赋予非信任方通过依赖一个共同的数字来源而进行交易的能力,该技术将推动新型技术发展。区块链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一个包含新动态的、高速流动的、能进行全球化交易的体系将会出现,这个体系将远远超出世界贸易组织当前的“原产地规则”的规模。

政府应该运用区块链的“非信任和验证”的方式来进行贸易交易,可以减少贸易摩擦、改善跨境关系以及改善社会状况,可以停止“烟囱”和20世纪的工厂或工人之间的相互竞争。

那未来的路线图是什么样的?香港主要的战略家和商业思想家们在2016年末开始私下会面时做出决定,他们的目标主要是探索如何在中国“一带一路”的政策下与65多个国家一起实现全面数字化贸易。

正如我们的团队所了解的那样,基于“一带一路”的区块链联盟(the Belt and Road Blockchain Consortium)意识到,随着供应链发展成为高度自动化、数据驱动的生态系统时,它们将需要利用区块链提供的透明度、不可变性和制定问责制。

 

可验证性和有效性

像Walmart、IBM和Maersk这样的大型企业已经深入地进行了区块链的供应链研究,一些的创业公司,如Provenance或Skuchain,也正在为供应链管理行业打造基于区块链的工具。

“一带一路”的区块链联盟也意识到,在全球范围内广泛采用基于区块链的贸易架构存在两个重要障碍。第一个障碍是关于法律的认可,以及拥有独立的可验证性,合法化的可验证性是区块链唯一的标识符,是目前被表示为QR((Quick Response,快速响应)的代码;第二个障碍是,写入到不可更变的区块链数据将产生责任,而且具有有效性,但如果其出现错误时(我们把出现错误的数据称为“Fakedata”),我们应该做什么工作来弥补。

其实,互联网发展的历史已经为解决法律的可验证性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框架。我们可以发现,验证区块链地址在概念上已经解决了互联网域名(Internet Domain Names)的跨境问责问题,而互联网域名的跨境问责问题确定了区块链的命名服务(Blockchain Naming Service,BNS)的需求,而且常规的业务标识标准与主权公司注册中心可以进行交互。

在这种模式下,如果coindesk.com运行了一个比特币钱包,那么任何人都能够验证coindesk.com运行的比特币地址是否由美国公司CoinDesk LLC管理。

至于数据有效性问题,我们发现,其实我们可以借用“传统的金融安全概念”,比如“KYC”(know-your-customer,了解你的客户)等概念。物联网与区块链的结合,将推动对硬件完整性的需求,我们将其称之为KYM(know your machine,了解您的机器)。

存在一个于区块链之外的问题:用户对于“在线争端解决机制(online dispute resolution,ODR)”的需求变得越来越来显著。在这种情况下,区块链需要提供初步证据去降低建立“事实真相”的成本。

对于“一带一路”社区来说,任何新的、基于区块链的治理系统都需要一个可靠的、可信的司法辖区。为此,香港还需要一个关键角色的诞生,这个关键角色可以进入自由和开放的互联网,但它必须遵守普通法传统以及遵守“公共治理/私营企业”的商业信条。

因此,解决区块链的“可验证性和有效性”问题可以根据满足香港法律的区块链标识的“在线纠纷解决机制”制定开放标准来解决,并通过电子交易提供法律确定性。

我们需要采用了一种开放的、自下而上的、可选择的方法,这种方法的灵感来自于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the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ICANN),至今,ICANN已经成功地管理了一项类似的全球政策领域的域名。其它相关行业中也需要出现其它标准,旨在维持各方对区块链环境中共享数据的信心。

去年全球智能集装箱联盟(the Global Smart Container Alliance)在深圳成立的基金会是非常具有价值的,该基金会的目的是为那些记录、报告货物的环境状况和用于电子密封容器以实现更快的通关和关税清关的“电子锁”的智能集装箱建立标准。

自2016年3月以来,电子锁已在香港和中国“硅谷”的海关当局成功使用。将法律确定性与加密确定性相结合后,基于“一带一路”的区块链在需要时可以阻止贸易争端的发生,而且它将大大降低复杂性。

 

“拉动”需求链

区块链整合到全球制造业和贸易领域后,一个令人兴奋的且具有高度颠覆性的结果是:企业将从“推动”供应链转向“拉动”需求链。

这个概念的意思是生产将根据客户需求而不是预先配置,随后再推向市场。最重要的是,其将会使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变得多余。

区块链技术在这方面的作用是帮助市场参与者将长期价值链分解为较短的价值链,金融交易所将充当它们之间的桥梁。这将带来更大的流动性,而且会提高市场价格和促进市场发现。

我把这个现象称为“打包风险”,因为系统可以自动分配细粒度的奖励,其还可以追溯原始的版权持有者,自动生成加密证据。

像这样的模型可以允许像在2016年破产的韩进海运公司(Hanjin Shipping Company)的债权人通过交易扣押的货物、出售固定资产来清算自己的债务。

“打包风险”展示了如何在价值链的中间阶段的金融解冻,并将其分解,以促进利用更灵活和更有效的方法将在电子商务中使用的“拉动”需求链的供应商聚集在一起。

需求链将优化“定制制造”和“客户需求”,旨在将产品的“品种而非数量”进行最大化。

为了更清楚地理解这是如何改变现行的贸易规则的,我们来试想一下,我们是生活在3D打印和LOT驱动制造的时代里,这时,一家制鞋厂收到了一份报价(Request for Quotation,RFQ)的请求,要求为巴西国家足球队提供一批定制的球鞋,这批球鞋必须赶下个月的世界杯之前完成制作。这些球鞋可能是“由中国设计的”,即中国为知识产权的发源地,但却是由“巴西制造”的,但这批鞋子只需从一个值得信赖的3D打印机在里约热内卢的某个地方生产出来的即可。

当准确的销售预测不可用,而需求是可变时,需求链将发挥很大的作用。但不幸的是,这种方式是脆弱的,任何意想不到的供应中断都有可能阻止整个生产过程,从而导致可怕的“缺货”。

但通过将风险打包,增加潜在的KYM-ed供应商,区块链可能最终使需求链超越传统的信任限制,且挑战长期的信任关系。

需求链利用的数字贸易几乎彻底地改变了成本方程式和经济学,电子商务之所以能蓬勃发展的一个关键原因是,与仓库中的模拟原子相比,在计算机上储存数字比特相对便宜。

因此,提供各种各样的产品都将是有意义的。我们假设任何逻辑复杂性都可以通过计算机化的自动化来管理,在需要的时候只需投入更多的计算机和软件即可。更重要的是,提供的产品只需要在销售后才会被投入到生产中。

这种方法存在多种商业利益,比如,对于供应商来说,他们立即就能获得资金。其次,由于供应商现在已经知道实时销售需求,他们避免了传统的“定制”供应链中遇到的常见的“牛鞭效应”等问题。当预测的需求被错误地放大给供应链时,就会发生牛鞭效应,从而导致上游的浪费增加。有了需求链,供应商将以“有效需求”代替“预测需求”。

人们可以将需求链视为“即时”生产的演变,因为它们增加了自动“即时”融资的重要元素。如果没有区块链,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区块链还可以自动奖励参与者,而且还能保证资金不会被窃取或被过度隐瞒。

该方法的另一个潜在的好处是:拯救环境。“拉动”需求链条以及为它们提供动力的交易所市场存在一个相当不明显的特征:“逆向物流”,其涵盖了产品和材料的退货或再利用所涉及的所有操作。

人们可能会创建一个产品的重用、回收或升级的交换所。这样做可能会激发“循环经济”的诞生,“循环经济”可以极大地改善资源的使用,并可能带来巨大的环境效益。在这个模型中,产品并不是最适合销售的,而是超越了销售——“重用”。

进一步仔细考虑这个想法,制造商可能会鼓励自己为自己的产品制造一个市场,并会设计一种耐用的产品,然后再买回来,代替之前设计出的计划性淘汰的产品,从而将环境成本外化。

自2017年以来,欧洲人已经制定了一项大胆的计划,旨在扼杀“计划性报废”生产,并鼓励制造商生产终端用户可使用的产品。一个基于区块链的需求链模型,再加上货币化的激励措施,可以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目标。

 

贸易= IP交换

数字货币交易所目前覆盖了一万多个独特的数字资产,可以被认为是为无形资产(intangible property,IP)定价的市场机制。(注:我有意将“IP”这个缩写词应用到更宽泛的资产定义之外,这里指的不是“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如今大多数数字货币技术都是基于开源软件的)。

我们现在有机会将这种方法扩展到“按需定制的工业4.0”的制造技术中,如3D打印技术。运用3D技术时,只需要“发送”数字设计,其来源可以通过区块链(例如,ascribe.io)来追踪到最初的作者。

区块链也可以作为一个市场,在货币化之后,它的功能会像一个高效的收集社会。有了区块链,我们可以追踪原作者并将任何版税返还给合适的受益人,从而形成一种强有力的新方式来奖励创造性的过程。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Prema Shrikrishna将其称为“IP/IP”(Intellectual Property over the Internet Protocol,互联网协议上的知识产权),即制造业“供给”与市场“需求”相邻。

因此,贸易的本质从集装箱(原子)的有形财产到数据包(比特)的无形财产的转换过程,对国际贸易政策体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目前尚不清楚世界贸易组织(the World Trade Organisation)将如何计划使现有的贸易规则适用于此类情况,或者是否允许各国在战略上囤积稀土元素等原材料。

考虑到WTO谈判速度是非常缓慢的,我们先结合多年的经验来衡量,但依旧很难看出现有的监管体制将如何适应一个制造业、贸易和零售业“全数字化”的世界,更难想象的是,在这个世界里,智能集装箱和数字包将如何会自动进入利润最丰厚的市场。

这种新兴的范例表明,与数字创新的影响相比,制造业的制造过程和制造成本存在的差异是引发国家之间贸易战争的主要因素,其会降低了经济相关性。数字自动化将对人们的生活和生计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对政策制定者来说,真正的危险在于,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技术创新正从根本上改变了潜在的架构假设,并给市场结构和竞争格局带来了变化。根本没有闹钟在警告你这种变化正在进行着,政府必须睁大眼睛、张开耳朵。

近期,中美之间肯定存在着一场贸易战争,香港可能会被卷入其中。当然,这两个强大的贸易大国之间也有机会发挥领导作用,两者可以达成一项宏大的协议:利用全球区块链贸易架构来制定新的无形资产的交易规则。

在这两种可能出现结果中,我清楚地认识到,贸易战争不仅在面对急剧变化的经济架构时无能为力,而且对共同福祉而言,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危险。

所以现在是时候敲响所有的贸易战士的门了……“叮咚!”

转自:比特财经

原创文章,作者:紫气东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tejie.net/news/178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