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资产与商业区块链的未来,这些业内人士怎么看?

数字资产与商业区块链的未来,这些业内人士怎么看?
11月23日,由信砥安兑主办,共享财经、北京网录科技有限公司、杭州融识科技有限公司、以太坊爱好者协办与支持的上海智能合约沙龙第三期商用区块链之坑顺利举行。信砥安兑CEO鲁斌、资深区块链专家徐义吉、融识科技联合创始人何斌、共享财经创始人史青伟分享了在区块链行业经历过的高潮和低谷,以及纵观整个行业的发展状态和趋势、国家政策以及区块链基础的开发应用场景等等。
 
在谈到在区块链从业经历时,何斌表示:“2015年与云币的朋友在杭州与做数据存证的公司合作,做了一个区块链的存证方案,把数据通过Factom存到比特币的链上。在以太坊第一次参与了智能合约做的一个小游戏,最近以太坊有开始做第二期的黑客马拉松。目前业务主要是偏数据这一块,钱包是国内的一个重点,现在做了一个轻钱包的应用。”
 
对于以太坊分叉,现场有人提问应用开发未来会在以太坊新链(ETH)上还是在ETC上?
 
徐义吉表示,ETC昨天刚又硬分叉,这需要ETC这边去配合,需要技术支持。
 
鲁斌透露,“安兑这个平台,是基于以太坊的技术。现在中国监管平台不明确,对匿名记账是有保留的,我们是把以太坊拿来再改造。以太坊现在使用的加密技术和中国的是不一样的,我们安兑的平台在一个月之后就能上线。我们核心的体系是账户管理体系,是可以放到公链上的,而且具有冻结权限(对其他人不可见)。”
 
针对网络互助在用智能合约出现的问题,有人提出,首先基于以太坊技术,每次操作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用户体验不是非常好,这个是怎么解决的?与此同时,界面因为不是为用户定制的,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如果有一个中心服务器,比如说会有一个钱包,相当于中转,用以吸引用户的节点,这一类的。
 
鲁斌表示,现在区块链与区块链间隔是4s,我们自己开发的链是3s,一笔交易的平均时间是1.5s。开发团队需要把这些都包裹起来,给用户一个类似于支付宝的体验,但这是在区块链上实实在在发生的,如果要让普通用户接上来,有两个重点,一是用户只要简单的不需要太大学习成本的就能用,二是政策支持的问题。
 
何斌补充称,还不成熟的网络需要等待确认,另外就是取决于应用场景要求是什么。如果你的平台想要提高的更多一点,那么提高用户体验是可行的。
 
而针对目前火热的数字资产领域,各位又对未来的数字资产有什么想法?
 
徐义吉认为数字资产在美国是受到很强制的监管,其中很复杂。这里面更多的可能会是一场博弈,对小的公司、极客来说可能是一个机会。
 
鲁斌就刚才提到的案例查看了一下,他认为个人、企业、实体发声会变得越来越容易,但这里面有很多监管需要在座的去探索出一条可行的路。
 
何斌表示,从自身角度看,他是非常乐观的。从政府、央行的动作来看,各种各样的资产都将被数字化、资产化。未来资产的配置也会非常好。
 
“资产配置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大家可以不用局限于区块链初创公司的数字资产,同样也可以寻找有持续现金流和明确商业模式的公司发行的数字资产,一种资产成为主流配置资产,一定是基于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之上,甄别好坏数字资产需要下一番功夫,对于长期无法商业化落地的项目,其数字资产不值得长期持有”,史青伟表示。
 
对于区块链用做交易,鲁斌透露,区块链不适合用来做交易。它是一个分布式的网络,现在还不能完全去中心化。
 
对于区块链的现实意义,徐义吉指出,金融科技可能不是服务于有钱人的,是为普通大众的,是普惠金融。
 
史青伟认为,区块链本质是基础设施,这就决定了商业区块链是一个技术和资本密集型驱动的行业,因此企业在制定战略,对外合作,如何面对巨头的竞争,都要时刻考虑行业的背景,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否则留给初创公司的机会不会很多。
 
最后,鲁斌分享了个小故事:去年去西部旅游时结识一个朋友,在青海玛多县工作,地广人稀,只有有一家金融机构(农行),妻子在玉树,车程4小时,每天坐班车去,路途很艰难,希望攒钱买辆车。通货膨胀速度大,家在囊谦县,车程3小时,家里有资产(一座草山,出产冬虫夏草)。如果能把他这个资产token化,他就能通过手机,参与到金融协作里来,拿去做抵押、去贷款,因为这个是有实际资产背书的一个代券,他就能马上买到一直梦寐以求的车,给他的工作生活带来很大的方便。
 
所以,鲁斌认为能把应用做到很方便使用,像他们这样的没有很高教育水平的人也能方便使用,在政策的支持下,为他们做一些事情。

原创文章,作者:Deric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tejie.net/news/19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