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币圈老韭菜的辛酸史

希望以后没有断网的日子里,慢慢地在熊市里用IDAX取暖。

最早听说比特币是在学生时代,当时是2014年的暑假时间,和友人闲逛书城,在推荐区有一本中信出版社的书叫《比特币:一个虚幻而真实的金融世界》;鉴于中信集团在国内的金融行业地位,天然的对中信出版的书有一种莫名好感。那时候,第一次接触“比特币”,完全摸不着头脑,就是在这么晦涩难懂的情况下,硬着头皮用了一个下午草草把书看完。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再与比特币打交道时,已经是2017年了,时光荏苒,3年时间过去了;比特币价格从500美元上下,涨到了近3000美元,价格翻了6倍!而《比特币:一个虚幻而真实的金融世界》的相关作者如李钧、长铗、老猫等已经是行业大佬,完成了原始积累,更是站在了行业的风口浪尖。

1

依然清晰记得,第一次比特币交易是在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所创立的云币网,那天蓝色的山寨界面,实在不忍直视;但是,李笑来名声在外,云币网也因此积累大量的铁粉、伪粉。在交易过程中,第一次知道了比特币原来不一定非要买1个的整数倍,而是可以买0.01个的整数倍。

2

后来,云币网一度非常神奇地在PC端交易时卡屏,而在移动端却安然无恙;由于要做高频交易,曾一度想到把手机联到电脑显示屏上,方便进行高频交易,后来尝试了几次,放弃了这一幼稚想法。就这样,在云币网间歇得不断抽风之后,我果断地弃用了云币网。

之后,转战币安。币安的营销做的很成功,当时各大主流公共号都在推币安的平台币-币安币;币安币只能币币交易,又恰逢ICO火热;于是到到处需要ETH、BTC,于是就把OKcoin当做ETH及BTC的购买渠道。原因在于,OKcoin只做BTC,ETH,LTC几种主流币种,并且口碑不错,人民币购买也方便。

3

那时候日子过得很滋润,各种ICO,各种唯链、墨链等等;各种一级市场割二级市场;各种早早吃完晚饭坐在电脑前拼网速,抢早鸟票。。。。。。后来币安币也不知咋就抽疯涨起来了,与此对应的是股票被雄安惨案弄得一直没有回复元气,很多做股票的朋友也转战币圈,进一步推动币安币,ICO的火热。

也是在这个时候,《比特币:一个虚幻而真实的金融世界》的作者之一长铗,借助巴比特社区大量的人气趁势发了比原链,李笑来、薛蛮子等人站台背书,而长铗彻底从科幻作者实现了他的梦想,再也不用科幻了。

正当大家热火朝天的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时候,天有不测风云,发生了国内币圈著名的“九四事件”;一下子币圈的节奏戛然而止,暴走恭亲王的age,首富的云币网等等统统结算。我出于避险就全部清仓,短暂离开币圈。

再一次回币圈的时候,朋友在OKcoin的比特币都已涨到10多万人民币,当时每次见面聊天就是一个币在上海一平米房子哈,成天笑的嘻嘻哈哈的。那时候交易已经非常麻烦了:场外买币,翻墙交易。

因为当时退币时,OKcoin放行时间拖了我整整近一个星期,所以选择在新平台火币上折腾折腾,真是高点入场啊,高处不胜寒,进场就是买套。乐极生悲,没过几周,2018年1月份的时候朋友在OKcoin的期货上的比特币被爆仓了,现货之前赚取的利润一下子就没了,整个人就不好了。

4

紧接着,过年后不久,就发生了币安被黑客攻击事件,按当时官方的说法,大致意思是黑客把你的比特币卖的,那是你自己的账户没有管理好,与交易所无关,多少交易者心拔凉拔凉的;大批量的客户的损失无法挽回。刚过不久,就有OKcoin再次被曝穿仓,并进行回滚操作。再后来,OKCoin五月份又爆仓。爆仓、穿仓彻底成了OKcoin家常便饭。

这个时候,火币网也开始每当有一波行情时候,就开始断网、拔网线;大有成为云币网第二势头,让我非常恼火:总是在上涨行情中无法卖出自己手里币,在下跌过程中买不到想买的价格。

六月时候,行情无聊,OKcoin爆仓的朋友也开始褥羊毛了,觉得投机风险太大,又不愿意离开这圈子;就开始找有套利空间的交易平台,于是,我们两个就找到了IDAX。

刚开始在IDAX交易的日子,无聊枯燥,做的就是17年最看不上的工作“搬砖”。居然,慢慢地做的有声有色的。尤其是在火币断网的时候,价格上涨的时候,由于IDAX价格比火币低一些,就赶紧买买,然后火币连好的时候,赶紧卖卖。在七月份趋势行情中,还捎带赚了趋势的钱哈。

小日子过得不亦乐乎,有时候火币OTC大姨妈来的时候,那就更是骂了,真不知道贪了多少韭菜钱,还不如IDAX。

算了算,开始赚钱的日子基本上是在换了IDAX平台之后,从来没有断网抽疯,因此带来了大量的便利性,很少错过行情。

希望以后没有断网的日子里,慢慢地在熊市里用IDAX取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比特街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tejie.net/news/283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