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本聪启示:为什么我们必须建立去中心化主义文化

20180913162366976697.jpg

以下关于建立去中心化主义文化的观点由Max Borders所写,他还著有《社会进化 (Social Evolution)》以及《社会奇点 (Social Singularity)》。

一些人靠买卖代币赚了大钱。在网络上,这是一件好事。不管你是商人还是单纯的幸运儿,你都在为人类进步做出贡献。

但是这还不够。

推荐阅读: 韩国银行将限制对未经实名制验证的加密货币交易商的服务

中本聪所写的于2009年公开的开创性白皮书并不是以致富为目的的。他(或者他们)所希望的是点燃能够烧毁旧秩序的火种;那是一场暗箱操纵的游戏。正如Brian Robertson可能会说的,中本聪试图“改变我们与权力的关系”。

换言之,现在是时候把使命置于利益之前了。

伟大的开源项目

在《合弄制 (Holacracy)》的一个未公开章节中,Robertson写道:

或许这是当前我们进行社会治理的下一步。或许是时候让今天政府的中央集权解散让位了,同时允许新的实现秩序的方法浴火重生——在新的秩序中,不再有可以被收买的立法者和监管者,也不再有使侵略合法化或使非法交易得以平静进行的权力。我们需要的是遵守以其自身所赋予的价值为基础的进化和选举的力量,而不是把其自身当作独立于程序之外的垄断供应者。

我们应该记住,随着每一次交易、投资、或者新代码的出现,我们所做的不仅仅是为自己造福。我们正在参与一个伟大的开源项目,这个项目将会永远改变我们和权力的关系。

我们需要围绕这一事实建立一种文化。

去中心化的核心信条

《社会奇点》是我为建立去中心主义文化所做的贡献。我想我们需要从宣言开始。无论是在这本书还是其他作品中,我们都必须发展和传播我们的思想,不论是通过电影、艺术还是我们自己的《圣经》。毕竟,文化、规则和工具是以齐头并进的方式朝着社会变革共同努力的。

“我们塑造我们的工具,然后我们的工具又塑造了我们,” 社会理论家Marshall McLuhan说。同样,我们建立我们的规则,然后我们的规则又塑造了我们。加密货币将其规则与工具合二为一。随着加密货币被大规模使用,新文化和新价值观也会随之而来。人类也随之进化。

但是文化并不一定是技术变革的滞后指标。我们可以同时发展去中心化主义文化和一些核心信条。也许是:

试图实现个人主权最大化;

制定允许个人间和平地实现自我组织的协议;

创新应该与权力关系的变革并行,以便实现权力“低传”;

发展惠及全人类的良性互利生态系统;

找到帮助社会中最弱势群体同时不使他们产生依赖性的方法;

通过便捷性、安全以及低交易费用来争取大众的选择;

参与合作关系,形成对彼此的良性依赖;

为大多数人创造压倒性的价值,而不是为少数人谋利;

对专家和权威持正面的怀疑态度;

攻击权力的薄弱关节和平衡点;

政治之暮气沉沉的本质

请注意,所有这些都与政治本身无关。那是因为政治正在消亡。去中心化主义者正在扼杀它。

政治是一个关于统治和等级制度的零和体系。而DOS,我们的民主运行机制,主要目的是为了让人们保持顺从,愿意坚守一个即将消亡的政治体制的命令。

关于新的社会经济制度的实验并不具备传统意义上我们所认为的政治的性质和状态。它所涉及的是创造一个管理模式和社区的市场,这个市场将会催生出一个只有最好的制度才能胜出的环境。

这样一来,去中心化主义就是后政治的,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发现前进步主义者和自由论者团结一致围绕着加密货币。

一些人,例如作家兼开发者Justin Goro,说去中心化主义是后意识形态的,因为在任何一种代币经济(以及任何一种代币生态系统中)都存在一个“工程问题”。而其解决方案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进化或者消亡

因此,所有系统都必须进化或者消亡。达尔文进化论对你的理想毫不在意。你必须通过创造来批判。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我们不只是赚钱。我们正在实现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权力关系的使命。每一行新的代码都是一种颠覆行为。

原创文章,作者:Michael,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tejie.net/news/301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