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做区块链领域引领者?银联拟开展多场景试点

欲做区块链领域引领者?银联拟开展多场景试点
近日,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在博鳌亚洲论坛上透露,中国银联一直在积极地开展数字货币与区块链技术研究,持续跟踪相关底层技术,探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各类应用解决方案,并与包括商业银行、支付机构在内的众多境内外机构开展广泛与深入的探讨。
  
据媒体从银联内部获悉,银联对区块链的探索,已准备在一些不同的场景内展开试点,包括可信凭证、数字积分、跨境支付、供应链金融等,实验的进展和成熟度各有不同,有的已推出原型试点验证,预计今年上半年可信凭证、数字积分将开展试点,跨境支付预计今年年内推出试点,后者用于银联卡在海外退税的场景。
  
时文朝亦在前述场合表示,中国银联有信心也有能力成为相关领域的引领者,与产业各方共同推进相关应用的落地及推广,在业务场景分析、区块链方案设计、区块链原型搭建和试点验证等方面更好地为金融机构等社会各方提供服务。
  
“这些试点项目,均是由银联和银行合作的,合作伙伴中大、中、小银行都有,比如中行、广发、光大银行等。各个国际卡组织对区块链的尝试都在做,进度差不多,只是银联一向比较低调。”一位银联内部人士称。今年2月Visa亦推出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B2B 支付系统也开始试点。
  
目前,银联的工程师团队有约1500人左右,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团队一直在跟踪研究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技术,比如对跨境支付的账单对账问题。
  
在时文朝看来,区块链作为一项基础性的技术,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对它的研究和应用,并不是要颠覆中心化机构,相反会为传统中心化机构的业务处理模式带来变革的机会。
  
时文朝在前述场合介绍说,区块链的应用,银联的研究结构分短期、中期、长期。短期是跨地区、跨行业的,需要防篡改、丢失的这些性能和领域,近期会有一些原型设计和试点验证。比如说跨境贸易中的支付和对账,比如说有上下游关系的供应链金融的场景运用等等。
  
不过时文朝亦坦承,未来前景如何,现在还说不准,“只有在实践中我们才能发现这些技术设计的理念、技术框架、技术路线、技术路径是不是能够和现实的应用场景相结合,现在说它能够颠覆什么还为时过早。”
  
此次时文朝亦重申,无论采用何种技术,坚守“四方模式”(卡组织、发卡行、收单行、商户)不会改变。
  
此次Visa亚太区创新和战略伙伴关系部高级副总裁Matt Dill在接受采访时亦强调,“遵循‘四方模式’,这是我们一贯的立场,也是基于每个国家的反洗钱等监管要求。” Matt  Dill强调,四方模式连接买方、卖方、支付方和收款方,四方模式之所以被各国监管当局认可,是因为所有国家的监管都需要看到资金流动是透明的,所以四方模式是基于各方利益共享的结果。此前,中国银联和Visa曾签署战略合作,强调双方将联手加强对“四方模式”的坚守。
  
时文朝表示,银联和Visa面对这些新技术的反应差不多。“因为卡组织属于典型中心化的机构。我们和Visa都不认为这些技术能够在短期内对我们的运作模式带来颠覆性的影响。”
  
“首先它是一种技术,仍然处于初级研究阶段,仍然有非常多的局限性。比如,从区块链技术而言,对实时交易、高频大额交易、隐私的保护以及网络攻击方面仍有缺陷,到目前为止区块链也仍然没有形成一个主流统一的标准。”时文朝表示,目前在真正在区块链技术研究当中,有实质性进展的,都是有中心化的大机构在牵头推动,比如Visa和中国银联,因为如果没有这样一个牵头的很难找到一个相应的责任主体。
  
目前区块链存在系统效率及扩展性的问题,比特币区块链每秒仅能处理7笔交易,且交易确认时间至少为十分钟,对于海量交易来说,远不合格。这也极大地限制了区块链在大多数金融系统高频交易场景中的应用,因此目前在金融业内,区块链被认为只能尝试低频的商业应用。与之相较,传统银行卡组织Visa、Master Card、中国银联等每秒能处理达6万笔多交易,而每笔交易的确认是在毫秒级。
  
据媒体从Visa内部了解到,Visa对区块链的前述尝试亦持谨慎态度。
  
Visa中国区副总经理兼创新部总经理王静玺进一步分析称,区块链确认交易的时间较慢,是因为共识机制性下生成区块数据所需的计算时间,并需要获得公开账本体系内的多数节点的确认(公开账本体系包含很多个节点,必须有一半以上的相对多数节点确认才认可交易)。所以在目前区块链并不适合一些小额、对便捷性要求高、敏感性低的交易场景,比如个人对个人、个人对企业的海量交易;而比较适合一些大额、交易量相对小、高敏感性的安全封闭场景,如企业对企业(B2B)交易。“如果区块链用于个人的小额交易,就好比‘大炮打蚊子’,没必要;因为区块链的管理成本较高。”
  
中国银联电子支付研究院负责人何朔亦表示,目前金融业对区块链的应用场景主要基于对等的信任(即基于中心化)、防止篡改、安全性要求较高、交易并发性的压力不是很大的场景,率先展开应用;对于业务量比较大、吞吐量比较大的业务,目前是未经过验证的,所以业内都很谨慎。
  
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亦在前述场合表示,目前主要因为底层技术还没有突破,包括邮政储蓄银行资产托管系统、包括微众银行和华瑞银行的微粒贷的联合贷款系统等,这些系统本身速度不一定特别高,它的可靠性和安全性还没有得到认证。“怎样让底层技术比如每秒可以处理几千几万笔交易,也要保证安全可靠,这是金融交易最重要基本的要求,这点现在还没有突破。”
  
时文朝介绍说,现在在已经出现的应用中,还有两个关系的处理。一个关系就是,技术方面,底层结构、标准体系、监管环境尚不明确,这意味着,应用的场景很难明确。“技术本身如果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应用场景很难找,就找不着业务模式,特别是盈利模式,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关系就是新的技术系统和现有业务系统的替代关系。“因为区块链是有成本的,最明显的一个成本,就是存储资源大量膨胀甚至浪费的问题,所有的区块链中的结点信息都是全量的。“所以是用新的技术来做还是用老技术来做,或者新技术来补充完善老技术,使它融合起来更好呢?这两个关系也决定了区块链往前推进的速度。”时文朝强调。
  
周小川在此前接受媒体专访时亦称,目前为止区块链占用资源还是太多,不管是计算资源还是存储资源,应对不了现在的交易规模。(财新网)

原创文章,作者:Deric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itejie.net/news/30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